评书周时

周时
  • 格式:MP3
  • 状态:完结
  • 语言:普通话
  • 长度:1回
  • 大小:4.64MB
  • 比特率:32kbps
  • 播音:刘朝

周时简介:

 周时夫妇智斗日本宪兵
1942年2月4日一大早儿,中共晋察冀分局社会部周时化名“李玉琴”,身穿绸子棉袍、脚蹬皮鞋,骑着一头小毛驴从海淀温泉附近的孙村奔“北京”城而来。她这次是到西直门内大街114号元通祥绒线铺,和丈夫李才(即张友恒)会合,一起从事抗日地下情报工作。不料出师不利,在太舟坞村被两个特务拦住带到了温泉据点。
温泉日本宪兵队河端伍长是个“中国通”,刚愎自用。他不屑地对周时说:“你的八路的干活。快说实话!”
两个特务也随声附和地催促道:“太君问你,快说!”周时一见特务帮腔,气不打一处来,直骂得这两个家伙羞怒地低下了头。
河端抽出一支王八盒子手枪,“啪”的一声摔在桌子上,恶狠狠地对周时吼道:“这是什么?不说就不客气了。”
周时刚烈地回答:“枪,我不怕!看着办吧!”
一看没吓住周时,河端开始了对她的审讯:“你的居住证,涧沟村的?”
“对呀,村公所发的。”周时答道。
一听这话,河端哈哈大笑,然后说:“涧沟是我的管区,我的还没发,你的怎么就有了?”闻听此言,周时恍然大悟,原来是地下党组织搞的“良民证”出了疏忽。
日寇威逼利诱搞假枪毙
威胁打骂开始了,但周时就是不说,弄得河端一时无计可施,气恼地说:“你的,受八路的毒太深。”周时被押回了看守房,她决定绝食,没有动日本宪兵送来的饭菜。
第二天,河端又开始审问,还是老一套,威胁、利诱加恐吓。但周时就是不承认是八路,除了骂汉奸、特务外,没别的话。河端又急了,又拿出手枪给她看,问道:“这是什么?”
“枪。昨天看了。”周时平静地回答。
河端拿出5粒手枪子弹,对周时说:“你不说就死啦死啦的!5粒子弹,你的挑,哪一个的打死你!”
周时轻蔑地说:“随便!”
河端拿起笔,在纸上写了几个汉字递给周时,只见上面写着:“天命你死。”然后他摆摆手,示意特务把周时拉出去。周时没有犹豫,自己走了出去。当两个特务把她拉到后面大院时,中途又折回来了。只见河端又写道:“天不叫你死。”原来,这是个假枪毙的伎俩。
第三天,继续审讯,仍然一无所获。河端示意几名日军、特务,把周时拉到外面空场上。那里早已挖好了半人多深的土坑,到了坑边,特务们从后边一把将她推了下去。就见周时在坑里费力地站起来,特务又一脚踢过去,她倒下了,但又努力地站了起来。
突然,一锹一锹的黄土落到周时身上,一支枪口从后面顶着她的头。最后的时刻是否到了?想到这儿,周时不顾黄土呛口眯眼,高呼“打倒日本帝国主义!”。就在这一刹那,枪声响了。周时感到血往上涌、脸发涨、头发晕。她闭上眼睛,等待着牺牲。几秒钟后,她觉得奇怪:怎么还没死?心里想:第二枪就要来了。
几分钟后,特务把周时从坑里拉上来。她气愤地质问:“我没罪又不放我,该死又不叫我死,你们到底要干什么?”河端伍长冷笑着说:“怕死的才死,你的不怕死,不叫你死。”
2月9日,是周时被捕、也是她绝食的第6天。特务摆上桌子,让周时坐在上座。河端、特务、叛徒劝她吃一点,但她还是坚决不吃。
丈夫李才赶到伺机营救
就在僵持不下之时,门帘一挑,走进来一个穿黑皮袍、戴小帽头、脚穿老头乐、手里提着两大瓶酒、相貌英俊的小伙子。周时抬头定睛一看,脸色大变,心怦怦地跳。来人正是周时的丈夫、中共晋察冀分局社会部平津情报组的骨干成员李才。
原来,周时被捕后5天不吃饭,只喝一点水,身体越来越虚弱。河端伍长着急了。他很欣赏周时的刚烈,狂妄自大地想:如果征服了这个中国女子,稍加训练,派回平西八路地盘,岂不大大的好。如果周时饿死了,计划就泡汤了。
于是,河端决定派人进城,找周时的丈夫李才来感化周时,从而实现他的“逆用谍”的计划。
2月9日上午9点,特务李级三奉河端之命来到元通祥绒线铺,请李才12点跟他到温泉走一趟。趁着李级三到前门办私事这3个小时,李才和平津情报组组长陈叔亮商量决定:李才不撤往根据地,而是到宪兵队见周时,一口咬定与她音讯断绝多年,不了解她近几年的情况,机智应对周旋,决不能让案情扩大。
李才返回绒线铺不久,特务李级三从前门回来了。李才请他到西四牌楼龙泉居饭庄吃饭,席间表示:“李玉琴”是自己的媳妇,3年前被八路裹走了,请他在河端伍长面前美言。说完,递上100元钱,特务李级三半推半就地“笑纳”了。
下午3点钟,李才和酒足饭饱的李级三离开饭庄赶往温泉。路上,李才从李级三嘴里得知,河端有个中国姘头,到温泉后又备了份礼物先“孝敬”她。拿了好处的李级三还有河端伍长的姘头,自然在河端面前给李才说好话,使河端相信李才是个安分守己的小商人。
夫妻相互配合麻痹敌人
这一切周时浑然不知。李才进门后,周时下定决心:坚决不认李才,要牺牲就牺牲自己一个人。
看到憔悴无比的周时,李才边哭边说:3年前走亲戚媳妇如何丢的,家里日子过得如何不容易,想把媳妇带回家安心过日子,做个好老百姓等等。开始周时有些迷糊,听着听着明白了,毕竟她也是受过特工训练的人。原来这是李才在教给她另外一套口供,要她配合。
李才一番痛哭流涕的表演麻痹了河端,他觉得李才就是一个老实的小商人。河端自信满满地带着特务、汉奸走了,留下李才、周时夫妇俩说说私房话,让李才劝劝媳妇,别“执迷不悟”。
李才用拉家常的方式,把“口供”告诉了周时,并指出被捕后不怕牺牲是对的,但不能单纯等死,要用各种方法欺骗敌人,创造机会逃出去。
周时明白了,她开始吃东西了,这让河端很兴奋,觉得自己的“软化”政策就要成功了。他傲慢地对李才说:“媳妇是你的,但现在不能领走。你的常来,劝劝她!”
一场危机就这样化解了。以后隔几天李才就来探望周时,自然也少不了给特务、汉奸、河端的姘头送礼。
成功脱险回平西根据地
自从和丈夫李才见面后,周时“变了”:吃饭了、不骂特务了。她想妈妈、想丈夫、想跟丈夫一块回家。这一番假象还真迷惑了河端,他觉得周时被“软化”了,监视也渐渐放松了。
又过了些日子,河端决定让周时“潜回”边区。按照河端设计好的计划,3月8日后半夜3点多钟,周时悄悄起床,拿着河端给的手枪,从小屋后门溜出去,等在门外的河端亲自护送她绕过据点的铁丝网。等周时向西跑出二三里地后,河端从后面打几枪,表示发现周时逃跑了。枪响后,他让日本兵向北追出几里地,到几个小村子搜查一番。
就这样,周时成功脱险,回到了平西根据地,向平西情报交通联络站站长王友报告了详细经过,接上了组织关系。
温泉“谍中谍”,周时赢了,河端伍长彻底输了。
史迹寻踪
平西情报交通联络站纪念馆
2009年4月